视界联盟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视界联盟 首页 室内设计 查看内容

回眸·2013年建筑设计

2015-1-28 09:24| 查看: 2177| 评论: 0|原作者: 陈琳文|来自: 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 “建筑是什么?建筑为何而生,为谁而生?”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一直在追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和他一样,任何建筑大师永远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建筑为人类所用,已经被赋予了太多的 ...


“建筑是什么?建筑为何而生,为谁而生?”今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获得者、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一直在追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和他一样,任何建筑大师永远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建筑为人类所用,已经被赋予了太多的功能和涵义,比如经济,比如文化背景,比如历史传承,又比如民族情感。

2013年的建筑依然沿袭着这个准则,在各种合力作用之下“生长”。因为纷繁复杂,因为无解,优秀的建筑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回到原点,将自我表达的**、多年积累的经验抛诸脑后,像个学生一样重新学习。

当然,当他们的设计手稿变为现实,争议很可能也就随之而来。尤其是在这个网络极端发达的时代,那些地标建筑、那些超级工程,还未来得及竣工,就已经在各种传播平台上被评头论足。作为目前仍在大兴土木的国家之一,中国的超级建筑受到全世界的瞩目,副产品就是各种批评声音。

不过,现在盖棺论定可能还为时过早,时间和使用者会证明这些建筑存在的意义,也会对它们的创造者的水准和用心给出最公正的评判。

【半成品争议】

继央视大厦之后,人民日报大厦的外观也饱受争议,尽管这还是个初露雏形的半成品。因为这个半成品造型太过敏感,再加上它的“土豪金”颜色。最终,官方出面公布了它真正的外观,其实并没有那么丑,争议才逐渐平息。

在很大程度上,这场争议来自于人们的惯性思维。近年来,在中国各大城市,出现了诸如某酒店的“福禄寿”大厦、大铁环、乒乓球拍、“秋裤”等令人匪夷所思的“丑建筑”。当人们看到半成品图片时,很自然地将它与“丑建筑”归为一类。

而从人民日报大厦的争议中,我们也发现,中国的建筑设计正在各种争议中成长、成熟,本土建筑师也正在一次次的视觉冲击和刺激下,寻找当代中国建筑的设计语汇。与此同时,决策者们的审美观也在逐步提升,也许,很快就会有质的飞跃。

我们当然希望这个“乌龙事件”是中国奇葩建筑时代终结的标志,也希望人们看到那些怪建筑时多一点宽容—大器晚成的建筑师弗兰克·盖里,当年也曾因为做了古怪建筑而饱受邻居非议。

【超级工程】

一座伟大的城市需要一栋伟大的建筑。

今年,迪拜新落成的旋转大厦“卡延塔”“盘踞”在世界第一高公寓楼的宝座。它依楼层逐层而上旋转,从底层到顶层恰好完成了90度扭曲,被誉为迪拜这座城市的第26个建筑奇迹。

同样,今年,超级工程也仍然在中国的很多城市中继续。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超级工程》对这些恢弘之作进行了梳理。其中,作为上海最高的地标建筑上海中心,今年夏天刚刚完成封顶工作。由此,小陆家嘴金融中心“三件神器”的格局已然成型。

从外观来看,上海中心也采用了自上而下逐层旋转的结构。因为地缘的关系,我们更容易从其中窥探超级工程建筑建成的艰辛与不易。针对风动、抗震、人群疏导等各种问题,十多年的时间中,设计者和工程师们先后发明了柔性玻璃幕墙、滑移支柱、垂直社区等技术和概念。“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破解超级工程,我们需要因地制宜,各个击破。”用上海中心总工程师葛清的话来说,“如果说,金茂代表过去,环球代表现在,那么,上海中心就代表着这座城市的未来。”

【人性关怀】

今年对伊东丰雄来说,在事业上是个重要而幸运的年份。他不仅斩获了今年的普利兹克奖,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组委会也将金狮奖颁给了由他担纲总策展人的日本国家馆。整个展馆虽然朴实无华,却充满人性关怀。伊东丰雄以自己的影响力,联合了老中青三代建筑师,为日本“3·11”地震沿海地区的人们营造一栋栋名为“共有家园”的公共建筑。旨在让流离失所、失去亲友、劫后余生的人们,在这些小而温暖的建筑里相互交流慰藉,重拾面对生活的信心。他将这些建筑模型带到了威尼斯,让西方评委动容。

同样,今年,其他重要建筑奖项也以人性关怀作为评选的首要准则。斯蒂芬·劳伦斯奖颁给了由AY建筑事务所设计的蒙彼利埃社区幼儿园。评委会在颁奖词中形容这个作品“生动、活泼、简单、淳朴,与周边环境共处,社区工作者、建筑师、家长以及孩子们的群策群力,让整个园区充分体现出人文关怀。它将让社区的孩子们留下美好的童年记忆”。

英国另一个重要的建筑奖—皇家建筑师学会斯特林奖,则被威瑟福特·沃特森·曼恩(Witherford Watson Mann)捧得。他以极为低调而简约的方式,修复了有800年历史的沃里克郡阿斯特利城堡。不过,他真正打动评委之处,在于谨慎而仔细地考虑了建筑新增部分和残毁部分之间的层次与重叠,通过中世纪遗迹与现代元素结合,为废墟裹上一件现代住宅的“外套”。“历史不只是过去发生的事情,而是一种人性的维度。”曼恩认为,“关怀历史建筑,就是在关怀人性。人们在城堡之中不只是在凝视着历史,而是真实地活在流淌着美好人性的历史长河之中。”

【建筑师跨界】

安藤忠雄终于在今年推出了他的第一个家具作品“梦之椅”,以此向他尊崇的丹麦家具设计师致敬。其实,建筑师跨界近几年来并不少见,但今年绝对是建筑师跨界的“大年”。不只是安藤忠雄,张永和为意大利家居品牌Alessi设计的“荷”果盘,已经成为今年最热销的产品之一。今年的红点设计奖家具类获奖名单中,建筑师们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其中,荷兰UN Studio建筑师事务所创始人兼首席建筑师本·凡·波尔克设计的“坐石”,造型前卫程度一骑绝尘,将“鬼才”菲利普·斯达克的“大师椅”也远远甩开一大截。“建筑女将”扎哈·哈迪德熟门熟路地将自己的跨界领域从家具延伸到了鞋履。

同时,随着3D**机的普及,更多知名的和不那么知名的建筑师已经开始运用专业知识,将自己的理念向下游设计延伸。不只是家具,珠宝、玩具都是建筑师们跨界的新目标领域。

只要画一张草图,输入**机,几个小时之后就能变成实物,这远比为一栋建筑作品“变现”等上数载容易。安藤忠雄的话或许能解释建筑界新一轮跨界风潮的成因。“所谓的跨界设计其实和做建筑一样,只不过是让自己的理念更快变为现实。”当建筑师能将设计理念更快变现,他们也就能更快发现其中的问题,更快回到建筑的原点,然后重新出发。


无聊

搞笑

愤怒

感动

难过

高兴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中国创意产业视觉先锋媒体


京ICP备12021325号-2